澳门博彩猛人尹国驹 – 崩牙驹

by

尹國駒绰号崩牙驹,江湖人尊称驹哥。出生於澳門西北部的半島青洲之貧民區,其父親為自來水廠之工人。尹國駒早年便輟學,曾當樓茶樓之服務生、黃牛黨,及後一步步踏入澳門當時如日中天的澳門博彩業[1]

1997年,在澳門有一些幫派相關的襲擊,造成14人死亡,被指與14K有關[2]。尹國駒帶領的澳門14K與規模較小的社團和安樂(水房)出現劇烈鬥爭。1998年,澳門一個露天咖啡座發生一起一死一傷的事件,死者是一名葡萄牙人,案件被指與14K有關連的槍手有關[2]

尹国驹为人争强好胜,16岁那年和别人在公路上斗车,不小心把一个门牙撞断,被同伴们笑称“崩牙驹”,没想到这个花名(绰号)日后成为了澳门人闻风丧胆的大名。

尹国驹真正踏入黑社会是因为认识了14K的小头目黑仔华,拜黑仔华为大哥,并且入会。有了帮会的背景,尹国驹开始把偏门生意发大来做,除了炒黄牛外,还收保护费、追数、盗窃等,甚至是贩卖毒品。后来因为他的亲弟弟尹国良吸毒过量死亡,他放弃了毒品生意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在大哥黑仔华的关照下,尹国驹得以踏入赌场从事放数(借钱给赌客)方面的生意。很快,尹国驹就控制了赌场的放数利益,严重的影响到了另外一个帮派—水房(即“和安乐”)的利益,水房的大哥“肥仔坤”频频对尹国驹出手,导致尹国驹多次身处险境以及入狱。坐牢期间,让他认识了人生中的一个重要的贵人—司警陈月波(石岐嘟),此人日后给到了他极大的帮助,以致他认此人为干爹。

1988年,澳娱推出了叠码仔机制,各大黑帮进入赌场争夺利益。香港“14K”的猛人街市伟(吴文新)先拔头筹,与澳门“14K”的摩顶平合作赌厅叠码业务,但有“黑霸王”之称的摩顶平人强马壮,桀骜不驯,很难把控,于是街市伟拉已经壮大了的尹国驹进来抗衡摩顶平。尹国驹和摩顶平对杀由此开始,最后在干爹石岐嘟的支持下,尹国驹击败了摩顶平,摩顶平被迫离开澳门不敢再回来。

此事过后,尹国驹联合了少年时候一起混迹街头的赖东生(水房赖)想要垄断赌场的叠码以及放数业务。但却遇到了过海的香港黑帮抵抗,并爆发了两次流血冲突,一次是1995年和香港的新义安(向华强、向华胜兄弟为首)之争,一次是1996年与香港的和胜和之争,两次都以香港势力失败告终。

这两次战役过后,尹国驹倡导澳门各本地帮会共同抵制外地帮会势力。身为香港“14K”头目的街市伟深感自己的利益和地位将会受到冲击,于是想办法分化水房赖和尹国驹,并且站在水房赖那边一起对抗尹国驹。由此引起了澳们“14K”和“水房”大战,澳门进入了昏天黑地的帮会打斗日子。

水房赖利用和警察的良好关系,出通缉令把尹国驹逼离澳门。身在外地的尹国驹依然指挥着手下与“水房”对抗。恶劣的社会治安导致澳门的旅游和博彩业严重萎靡,博彩业人士都希望这两派的斗争能尽快结束。于是由一位赌业巨头出面和政府沟通,撤销了尹国驹的逮捕令,并答应各帮派在赌场的利益合理分配。

尹国驹高调返澳,获得葡京万豪赌厅、凯悦酒店赌厅及回力一个赌厅的经营权,连街市伟在假日酒店的钻石厅亦要转手到他的名下,可说是全面胜利。

自此,尹国驹在澳门建立了自己的霸主地位。他出巨资拍自传电影《濠江风云》,邀请任达华、方中信等明星参演;期间还私自封路、派大批小弟协助拍摄,引起一时轰动。此外还邀请国际性杂志对其进行采访,言辞特别嚣张,记者在杂志里评价他为澳门的教父。

这些行为引起了澳门司警一哥白德安的不满,他决定准备收集证据逮捕尹国驹。获得消息的尹国驹于是先下手为强,对白德安发动了炸弹袭击,还好白德安运气好躲过一劫。此时的尹国驹已经进入了疯狂的状态。

 

澳门回归前夕,除了白德安事件外,还有多名政府官员受到袭击。政府需要一个安定繁荣的社会环境。最后澳门“14K”在大陆和澳门两地政府的共同打压下土崩瓦解,尹国驹也锒铛入狱,被判监禁13年6个月。江湖传闻,他在监狱里过的还是皇帝般的生活,只是不能出来而已。

 

尹国驹

白德安(右一)亲自逮捕崩牙驹

 

2012年12月1日,尹国驹刑满。出狱后的他自知属于他的时代已经过去,除了开头几天大摆筵席外,平时极为低调,目前在经营几家赌厅,但不直接参与管理。

2018年5月20日,尹國駒于柬埔寨主持洪门大会2018。

No votes yet.
Please wait…